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第一章(1/2)
夏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夏至》

  文/北途川

  1.

  咖啡店逼仄,桌椅沙发拥挤而混乱地排列着,点单台前的空地有限,于是人与人挤着,显得嘈杂混乱。

  夏至被排队折磨的时候,注意到一个男人,于是从包里拿出速写本开始描画。

  速写的对象就坐在离她左前方两步的距离,靠着墙,单手撑在小圆桌上,腿长得只能伸出过道,一身黑衣黑裤,眉眼锋利,仿佛带着腾腾杀气。他似乎在等人,眉宇间透露着不耐,不时看一下手表。仿佛下一秒就要骂人了。

  一个脾气不好、耐心欠缺的男人。

  可不妨碍,夏至觉得他帅。

  是看一眼就会脸红的长相,夏至甚至只能把眼镜摘了,靠自己的近视来模糊掉他那张能让自己怦然心动的五官。

  第五次望向他的时候,夏至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头一回觉得自己竟然是个色胚。

  前面队伍依旧很长,一点一点地往前蠕动着,夏至最讨厌这个排队的过程,但因为街口只有这一家咖啡店而不得不每次忍耐。

  但这次,她希望再慢一点,时间再久一点。至少在这个男人离开之前,自己愿意一直在这里排队。

  她身后站着一对儿小姐妹,像是中学生,穿着墨蓝色的校服,她们肆无忌惮地讨论着角落里的男人,用词虎狼又大胆。夏至隐约听到鼻梁挺手指长之类的字眼。

  以这个距离,男人大约是能听见的,但他丝毫没有反应,只一味低着头翻着手机,眉心始终蹙着,不知道是毫不在意,还是习以为常。

  这是夏至排过最长的队,三十五分钟。

  她画好了一副速写,笔触快速地在纸张上摩擦,线条漂亮而精准。

  画纸上的男人,那股不耐烦和压迫感,似乎要透纸而出了。

  身后两个小姐妹终于从男人身上收回注意力,看到夏至的速写本,低声“哇”了声,“姐姐好厉害啊!”倒是对她捕捉那个男人到画里毫不意外,似乎那样的人,就应该被捕捉到。

  夏至弯了弯唇角。把这一页纸从活页夹上取下来,“送给你们?”

  小姑娘有些意外地发现,这个姐姐的嗓音软甜得让人不自觉会变得温柔,她受宠若惊,“可以吗?”

  夏至再次笑了笑,“可以的。”

  她们接过了这张纸,想折起来,最后还是没有舍得折,小心地捏在手里。再次说了声,“谢谢姐姐。”然后继续低头,咬着耳朵讨论角落里那个仿佛漫画里跑出来的男人。

  终于还是排到了夏至,她要了一杯卡布奇诺,然后依依不舍地挪到另一边的角落里,在自己惯常坐的位置上坐下。

  两个小姑娘也好了,她们打包带走,临走的时候忽然心血来潮把那副画送给了男人,其中一个小姑娘指了指角落里的夏至,像是在说:那个姐姐画的。

  男人低头看了一眼画纸,又抬头看了一眼夏至,停顿了大约五秒钟,脸上情绪莫辨。

  夏至心脏噗通噗通地跳,鼓噪着耳膜。她只能装作什么也不知道,默默低着头,只用余光观察着。

  小姑娘们似乎不好意思,匆匆把画送掉,然后就手拉手偷笑着走了。男人自始至终没有什么表情,重新低下了头。那副画被他放在了手边的桌面上。

  大约最后是被丢掉的结局,夏至有些可惜地想。

  他等的人终于到了,一个穿着花里胡哨的男人推门而入,门口风铃响了一瞬,花衬衣直奔他走去,连连作揖道歉,然后递给他一沓像是文件的东西。

  他们在说什么,夏至坐在这里听不清楚。

  两个人坐了五分钟,不知道在商量什么。男人表情好像没变过,一直都是沉默不耐的,另一个人一直在侃侃而谈,间或露出请求的表情。

  很酷的、看起来很强势的男人。

  终于,他们起身走了。

  男人站起身的时候,夏至再次观察了一下,腿真的好长,身高目测有一米八三或者八五。是夏至喜欢的身高和身材比例。黄金比例,无论是画里还是画外,都是赏心悦目的存在。

  夏至舔了舔嘴唇,低头抿了一口咖啡,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脸,发觉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脸红了。

  她慢吞吞拿出手机给好友发消息:

  【我好像,对人一见钟情了。】

  这是她想了很久才想到的一个自己觉得最合适的词汇。

  -

  咖啡店外,停着一辆劳幻,秦杨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少爷,我特意为您提了一辆新车,全新第八代幻影,双层玻璃,总厚度高达六毫米,全车隔音材料超过一百三十公斤,绝对符合您对低噪音的需求,您请!”

  唐昊踹了他一脚,“能不那么做作吗?”

  秦杨嘿嘿一笑,给他开了车门,“为您服务,是小的荣幸。”

  唐昊翻了个白眼,懒得再理他。

  秦杨为了捞他来给自己坐镇捞了大半年才把人捞来,别说做作了,他可以要多谄媚多谄媚。

  他说:“下个月gd直线竞速赛就开始了,今年bear车队的阿旺会来,瑞士那个傻大个也来,邵飞去年到今年四场比赛接连失利消沉了好久,这回怎么着也得赢回面儿,他旧车年初就报废了,新提的那辆迈凯伦改了两次都不满意,他又不好意思找你,这不就求到我头上了。但他要求太高,我这最后不还是得找你。”

  唐昊冷笑一声,大意是不满邵飞那孙子的怂样。

  不过秦杨知道,这爷就是嘴硬心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