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第十五章(1/2)
夏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15.

  夏至感觉到他好像生气了,但又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想来想去,大约是他不喜欢说话说一半?

  她也不喜欢说话说一半,但要是说了,他不会真以为自己诅咒他吧!他还去寺庙烧香呢!万一信鬼神,那她不就犯忌讳了?

  于是夏至纠结起来,想来想去,还是解决眼下要紧,看了他一眼,迟疑开口道:“其实那天我梦见你……”

  她一脸纠结的,仿佛极其难以启齿一样。

  唐昊不知道为何,心里一咯噔,莫名提着一口气。

  长这么大,第一次开车下赛道,甚至第一次撞车,第一次侧翻……他么的自己都没这么紧张过。

  就怕她猛不防来一句,“梦见你要睡我……”

  他该怎么回,鬼知道!

  一边想着怎么可能这么邪门,一边又是遇见她后种种的邪门事。

  那感觉,就好像刚太阳从西边出来,有人就告诉你六月要飞雪,理智告诉你,六月不会飞雪,可太阳也不会从西边出来。你想着太阳从西边出来是太阳从西边出来,六月飞雪是六月飞雪,可潜意识里真特么就觉得有那么一丝可能六月真的会飞雪。

  唐昊余光里看她,一口气提在嗓子眼,唇抿得极紧,仿佛恐怖片里最安静的那一刻,没有恐怖音效的时候,反而最恐怖。

  夏至还在求免死金牌,“那我说了你可不要生气啊!那做梦也不能控制,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那种梦……”

  为什么……会做……那种梦……

  唐昊这会儿,特别想一把把她掐死了事。

  他的世界就可以归于平静了。

  夏至看他越来越紧皱的眉头,不自觉也紧张起来,恳切地看着他,“真的,我做那种梦完全没有要冒犯你的意思。”

  冒犯……

  她说冒犯……

  唐昊扯了下领口,觉得脖子有点儿气闷,喘不过来气。

  “要不你还是别说了。”唐昊咬着后槽牙,声音都低沉了几分。

  夏至急了,“别啊,我都酝酿好了。我发誓哦,我绝对没有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真的没想过那么过分的事……”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那么……过分的事……

  唐昊拿舌头顶了顶腮帮子,觉得自己太阳穴突突地跳。

  他已经做好了六月飞雪的准备了,这他么就是六月要飞雪的架势!

  夏至终于鼓起勇气说了出来:“我梦见你掉水里了,还是我推你下的水,真的,我没有在暗示什么,也没有说谎话逗你,也绝对绝对没有冒犯你的意思,我肯定没有在清醒的时候想过推你下水,做完这个梦我自己都觉得太荒唐了,怎么可能呀!我这么喜欢你,不可能推你下水的。所以就想提醒你一下注意安全,你不想听,我就没说了。后来他们提醒我,这提醒着不好,跟下咒一样,我就更不想说了。我本来不想说,但看你又很想知道……”

  车子不是很平稳地滑入停车场,唐昊喘了口气,趴在方向盘上好久没有动。

  夏至终止了碎碎念,关切地问道:“你怎么啦?不舒服吗?你脖子青筋在跳诶!你出汗了……”

  唐昊折起身,骤然抓住了她手腕,一双眼半眯着看她:“夏至,改天咱俩去算算八字吧!”

  夏至迷惑:“嗯?”

  唐昊咬着牙:“我觉得你克我!”

  夏至表情惊恐,一副使不得使不得的样子摆着手,“一个梦而已,别这么较真嘛!我都说了我不说你非让我说,我说了你又觉得我克你,我真不克你,不然下次再梦个好的给你讲,这个不算。”

  唐昊:“……”

  他彻底泄了气。

  求你别梦了,我心脏受不了。

  -

  夏至觉得唐昊是个阴晴不定的,一会儿好心给她外套,一会儿就翻脸逼问她。一会儿说她克他,一会儿又若无其事地问她要修的车在哪儿!

  夏至领他过来了,他又阴沉着脸,低头凝视了好一会儿了。

  “不不能修吗?”夏至陡然紧张起来。她可不想被两个小屁孩折磨了,不然重操鸡毛掸子算了,回归初衷,给他们一个完整的童年。

  唐昊点了一根烟,陷入了冗长的沉思中,他在回顾自己这小半生,张狂过也失意过,荣耀过也落魄过,大抵还是足够他自傲的。他长这么大,唯独出生是没得选的,其他想要的,都得到了,至少得到过了。于是也没有什么必做不可的事了,秦杨说他没有斗志了,也不尽然,他只是心态平和多了。

  他,唐昊,在二十八岁这一年,已经有了退休养老心态的一年,被一个二十二岁的小屁孩,折磨得心力憔悴。

  他最近,有些气血翻涌,大有一种家有逆子,得随时身揣速效救心丸的感觉。

  他在想,事态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生变化的。

  第一次在咖啡店吗?那会儿他刚到罗安,秦杨苦苦哀求他过来给他坐镇,扬言要在南境这一块儿做改装车第一行。唐昊那会儿和家里闹得不愉快,不想回津城,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