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6(1/2)
溺爱成瘾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久久得不到回应,她靠近了一点,听到他清浅的呼吸声,他已经睡着了,所以他究竟听到了没有?黎雅芙突然有些泄气。

  不过这样也好,虽然很想分手,但是她和白均琰分手牵扯的利益太多了,换句话说,如果分手由她来提,到时候如果两家公司因此遭受了损失,那她必须得负这个责,她负担不起。现在白均琰白月光回来了,他那么爱她自然不会让她委屈,分手就由他来说好了。

  黑夜带来的是什么?是噩梦。

  老旧的居民楼,头顶是纠缠在一起的黑压压的电线,楼梯两侧因为太过潮湿已经开始长苔藓。黎雅芙和往常一样放学回家,这一年她十五岁,上初三。

  她摸出钥匙打开门,迎接她的不是妈妈的笑脸和一桌可口的饭菜,而是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她很快就看到了躺在墙角的妈妈,她躺在血泊之中,暗红色的鲜血就像一只巨大的蜘蛛爬在地上。

  她吓得尖叫起来,连滚带爬赶到妈妈身边,她看到源源不断的鲜血从她身上冒出来,她完全吓傻了,她不知道怎么办。

  她本能的给黎向阳打电话。

  他已经上高三了,时间很紧,中午不会回来吃饭。

  “怎么办,妈妈受伤了,她躺在地上,她身边全是血。”她哭着跟电话那头的人说。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她听到他用一种很沉很沉的语气对她说,“你先不要哭,听我说,你要冷静一点,你现在马上给医院打电话,然后报警,打完电话去邻居家里,让他们陪着你,不要一个人出去。”

  她被彻底吓到了,完全没有了主意,只本能的照着他说的话做,救护车很快来了,警察也来了。

  她妈妈因为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死亡,警察说她是自杀。

  她不相信,她不相信妈妈会自杀,明明前一天还好好的,她还答应了周末要带她去吃烤猪蹄。

  那段时间她过得很乱很乱,她被带到了外婆家,她被迫参加了妈妈的葬礼,她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去上学。

  可是从妈妈被带走再到死亡再到出殡,黎向阳一直没有出现过。

  她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学校里面也没有人,她在外婆家每天有外婆陪她睡觉,可是她还是会做噩梦,做很多可怕的噩梦,梦到妈妈满身是血,梦到黎向阳身受重伤。

  直到一个月之后她收到一条陌生号码发过来的短信,短信只有两个字。

  “下楼。”

  完全是黎向阳式的语气。她几乎没有思考就跑下楼。

  她看到那个高瘦的男孩靠在围墙上,寒冷的冬日他只穿着一件黑色的卫衣,卫衣帽子罩住了他的头,听到声音他慢悠悠抬头看过来。

  他有一双锋利的眉眼,她几乎是一看到那眉眼就认出了这个人是黎向阳。

  巨大的愤怒和恐惧一股脑儿袭上来,本来应该在虚惊一场之后松一口气,他没事就好,他还活着,可是那股怒火烧得那么汹涌。

  她走上前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还不解恨,反手又是一巴掌。

  他一声不吭,静默的承受,就像以前很多次,他也是这样静默的承受着她的冷漠和任性。

  “你去哪里了?为什么妈妈葬礼你都不回来?她养了你十年,你怎么这么狼心狗肺!”

  那两巴掌蓄积了她全身的力量,她打得很重,他的嘴角隐隐渗出鲜血,可是他却浑不在意。

  他什么都没说,从包包中掏出一叠钱递给她。

  她越加恼怒,推了他一下,“我问你的话,你究竟去哪里了?我妈妈死了,我妈妈不在了,你为什么什么都不做?”

  “拿着。”他对她说。

  她后退一步,血红着一双眼睛瞪着他,她慢慢平息着怒火,冷笑一声冲他道“我以为你会问我妈妈怎么死的,我以为你也会跟我有同样的想法要给妈妈报仇,你果然就是一只白眼狼。”

  她又接着说“我不相信妈妈是自杀的,她怎么毫无缘由突然就自杀?她是被人逼死的,在她自杀之前一定有人去找过她,那些找过她的人是跟你有关的是吗?我会找到他们的,我一定会找到他们的,我会带着他们一起下地狱的!”

  她说完转身欲走,手腕却被他拉住,他拉住她将她推到墙上,这是长这么大黎向阳第一次如此粗暴对她。

  十八岁的黎向阳已经长得很高了,他需要弯着腰才能对着她说话。

  “下地狱?你真是天真。”

  他的语气很冷,他看她的眼神也很冷。她红着眼睛瞪着他,他的手腕被他牢牢压在墙上,他的力气很大,按得她有点疼。

  他微垂着头沉默了一会儿,再抬头,他眼中的冷意淡了一些,“这些钱你拿着。”他将钱塞到她的衣服包包中,“你爸爸还没有死,他在洛城,他知道自己还有个女儿正到处寻找,你拿着这些钱去找他。你爸爸很有钱,她可以让你继续拉小提琴,也可以给你更好的生活,不要再想着拉谁下地狱,地狱不适合你。”

  “我要做什么不用你管。”她冲他吼。

  “黎雅芙。”他叫着他的名字,他咬了咬牙,语气转冷,“好好听着我的话,明白吗?”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凶她,她红彤彤的一双眼睛盯着他,眼泪打着转,眼看着泪花就要掉下来。

  他望着这样的她,语气一下子就放软了,“去做你喜欢的事情,你就只需要一直往前走,向着最光明的地方走,地狱这种地方,有我去下就好了。”

  他说完终于松开了他,将帽子往头上一套,转身便离开。

  “你要去哪里?”

  他脚步顿住却没有回答。

  “黎向阳,你要去哪里?”

  他继续往前走,没有搭理她的话。

  “黎向阳,你要是再走的话我就不要你了,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