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20(1/2)
溺爱成瘾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门上又响起了两声敲门声, 黎雅芙抬头看,就见门外走进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他穿得有点像民国武道馆练习生的模样, 黑色的中山服黑色的长裤,当然他的怪异之处还不仅在于他的穿着, 还有他的脸, 他半边脸像是被火烧过的, 烧伤的疤痕丑陋的盘踞在脸上, 看上去有点恐怖。

  “你是不是走错了?”黎雅芙问他。

  他却直接走了进来,黎雅芙有点害怕, 只听到旁边江寒道“不用怕, 他是我的……助理, 他叫阿一。”

  黎雅芙稍稍松了一口气, 这个看上去很吓人的阿一对江寒倒是挺尊敬,他走到江寒跟前冲他颔了颔首,“江总。”

  江寒点点头, 冲他伸出手。阿一手上还提着一个公文包, 他将公文包打开,将里面的文件夹拿出来, 江寒接过开始翻看。

  江寒一边翻看一边问“越城奥政总店这个月的销售额是多少?”

  “五千三百七十二点七万。”

  “最差的是哪个店?”

  “明安路的奥政ktv, 负的六十二点五六万,还有ht广场的奥政会所, 负的六十二点一万, 这两个店差不多。”

  “明安路哪个店关掉。”

  “ht广场的呢?”

  “不用管, 那边才开发起来,人气不多很正常,等以后地铁通了,那边人多了人流量会起来的。”

  “江总要不要给我签一个关店的通知?”

  “不需要,你去通知营业经理一声,让他去处理就行。”

  江寒翻到某处看到一张单据,他眉头微微蹙起来问阿一,“白杨工厂那边的钱还没有收回来?”

  “那边负责人一直说没钱还不上。”

  “这件事办得不太好,早已经过了还款日期了,想办法让他们将钱还上。”

  阿一点点头,“好,我会负责处理。”

  黎雅芙就躺在床上静静看着他处理事情,他工作的时候表情变得很严谨,做决策的时候也是干脆利落。

  他真的变得好厉害啊,他再也不是那个为了几百块钱就甘愿被人打,也不是那个浑身机油,满手冻疮的黎向阳了。

  “还有……”江寒突然吩咐。

  阿一急忙将注意力集中起来,“江总请说。”

  “帮我买点苹果。”

  “……”

  阿一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不过也没多问,点点头离开了,没一会儿果然买了一袋苹果上来,江寒将文件夹递给他,“该签字的地方我都签了,你先拿回公司。”

  阿一又问“江总什么时候回公司?”

  “过段时间,等我妹妹好一点。”

  阿一接过文件夹便出去了,江寒冲黎雅芙问了一句“要吃苹果吗?”

  黎雅芙点点头。江寒便拿了一个苹果帮她把皮削掉。

  黎雅芙很喜欢吃苹果,后来搬家之后妈妈没了固定的工作,家里一下子拮据起来,苹果这种便宜的水果也不能天天吃了。

  可是黎向阳还是会存钱给她买,然后在她放学回来之前帮她削好了放在盘子里,让她误以为是妈妈帮她削的。

  后来有一次她提前回家,进了门看到他正坐在餐桌前削苹果,削掉的苹果皮他舍不得丢,全部吃了。

  他吃苹果皮的样子就这么被她撞见,她还记得当时他看向她那有些慌乱又尴尬的眼神。

  江寒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她,黎雅芙握住他的手腕将苹果送到他嘴边,说道“你吃。”

  “我给你削的。”

  “你是哥哥,你先吃。”

  他没办法,咬了一口,黎雅芙这才将苹果接过,正要往下咬,他却一把抓住她的手。

  “怎么了?”她问。

  “我吃过的。”

  “你吃过的我为什么不能吃?”

  “……”

  她挣开他的手,在他咬过的旁边大大咬了一口。

  她曾说过他身上很脏,味道很大,她曾经非常不懂事的不想和他坐在一起吃饭,她觉得自己真是可恶。

  他望着她愣了好一会儿才道“你真的变了很多。”

  “人都是会变的。”

  他低头,勾了勾唇角,“挺好。”

  黎雅芙吃完了苹果,有护士进来给她输液,江寒就坐在一旁守着,黎雅芙冲他道“如果你忙的话就先回公司看看,这边有护工可以照顾我。”

  “暂时没有什么事非得我处理不可。”

  “我现在没在家里住了。”黎雅芙突然冲他道。

  “我知道,房子找好了吗?”

  “找是找好了,不过我感觉那房子和我八字不合,我还没住进去就遭了血光之灾。”

  “我说过了,我不会让你白挨这一刀的。”

  她知道啊,但她不是这个意思。

  “那个……等我出院了,我想和你一起住。”

  他看向她,询问的眼神,“你确定?”

  她有点害怕他会拒绝,毕竟她给他的印象多半是那种难将就又一身公主病,特别难相处的形象,她正要表达一下她现在已经很乖了,没想到他没多想就应道,“好。”

  他答得这么爽快倒是让她有些意外,不过总算有一件值得人期待的事情了,黎雅芙很开心。

  万豪董事长办公室里,张策敲门进来的时候白钧琰正在处理文件。白钧琰也没抬头,问他,“什么事?”

  “苏小姐想见你。”

  白钧琰停下动作,沉默了一会儿,“让她进来。”

  张策出去了没一会儿苏锦雪就进来了,白钧琰依然忙着,头都没抬一下。

  “对于黎小姐我很抱歉。”

  “这种跟受害者道歉的话你不该跟我说。”

  “你放心,我会亲自去跟黎小姐道歉的。”

  白钧琰动作停顿了一下,又道“给你的那几个店我收回来了,店里的事情你也不用再管。”

  “我知道,是我的疏忽,我没什么好说的。”

  “没什么好说的就先出去吧,我还有事情要忙。”

  苏锦雪却没走,她走到白钧琰身边蹲下,搂住他的腰。白钧琰皱了皱眉头,他握住苏锦雪的肩膀想将她推开,苏锦雪却又抱紧了他。

  “很抱歉,我本来想帮你的,但是没想到事情在我手上被我搞砸了。”

  他低头看着她,他看到被她靠着的地方有一片湿濡,他知道她在哭,那要拉开她的动作顿住,只听得她又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真的不配和你在一起吗?好像自从我和你在一起了给你带来的都是一些不好的事情,虽然很多不是我所为,但是我也很抱歉。”

  他最终还是将她拉开了,她果然是哭了,脸上全是泪痕,他转开头不去看她,继续埋首处理公事。

  “你先出去吧,我最近真的很忙。”

  她最终点点头,将眼泪擦掉,“好,我不打扰你了。”

  苏锦雪出去了,办公室的门重新关上,他却停下了动作,揉了揉额头。他有些疲惫站起身,办公室的柜子里放着酒,他打开倒了一杯喝下又倒了一杯,他捏着额头重重往躺椅上一坐。

  他很诧异,为什么不将她留下来,他现在确实遇到了很多麻烦,这些麻烦多多少少是因她而起,如果她留下的话,最起码能让他觉得处理这些麻烦是有意义的,最起码他心爱的女人还在身边。

  可是为什么不让她留下,甚至在被她抱着的时候身体有一种莫名的烦躁感。

  他又倒了一杯酒灌下肚,他捏着酒杯,微眯着眼睛盯着窗外。天已经黑了,脚下华灯四起。

  他突然想到那一次他在外面喝酒,他已经忘了究竟是因为什么喝酒了。他独自一人去了一个小酒馆,那里在洛城的郊区,地处偏僻,没人认识他。

  可是后来还是有人认出了他。

  那个小姑娘走到他跟前,好像很惊喜的样子,“白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他已经喝了不少了,有点醉,目光微醺向她看去,他很快认出了她。

  黎雅芙,他不久前还去看过她的音乐会。

  “你怎么在这儿?不是在学校吗?”

  “我们放假了,和几个同学来这边玩,正好碰到你,我们还真是有缘啊。”

  她在他旁边坐下,“你怎么一个人在这边喝酒?心情不好?”

  “喝酒还要看心情吗?”

  “一个人喝酒也没什么意思,要不要我带你去兜兜风?”

  “兜风?”

  大概是太无聊了,又大概一个人喝酒真的太闷,他答应了。他以为女孩子所说的兜风就是带他到河边逛一逛吹吹冷风,所以当他在门口等她,看到她开着那辆重型机车过来的时候他毫无疑问被惊到了。

  那天她穿得很休闲,短袖加短裤,非常清新的大学生装扮。他曾经看过她的演奏会,在台上的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长发垂落在肩头,她站在舞台中央拉着小提琴,很优雅,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这么优雅的女孩会骑重型机车。

  黎雅芙将头盔递给他。他没掩饰好眼中怀疑的目光,“你会骑这个?”

 &emsp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