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21(1/2)
溺爱成瘾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黎雅芙感觉脸有点烫,“不……不用了吧, 我自己来就好了。”

  他大概也觉得不太合适, 没强求, 说道“我在外面等你, 好了叫我。”

  黎雅芙莫名的觉得有点囧, 他果然一直在外面等她, 她上好了叫了他也一声他就直接推门进来, 也没多问,过来将她打横抱起。他将她放到床上,刚好手机响了,他出门去接电话,再回来的时候黎雅芙感觉他的面色有些凝重, 她猜想应该是出了什么事了。

  “怎么了?”

  “越城那边的店出了点问题。”

  “什么问题?严重吗?”

  “也不算严重, 有人在我店里做违法交易被抓了, 停店整改就行。”

  黎雅芙道“那应该是很严重了, 要不你还是回去看一下。”

  “不用。”

  黎雅芙猜测他大概是放心不下她,她忙道“我这边没什么事的, 而且我爸爸和继母也会过来,这边还有护工,你回去忙你的吧。”

  他沉默片刻后道“我后天回来。”

  “不用那么着急,好好处理, 不然会有损奥政的形象。”

  “后天就可以处理好, 我后天就回来。”

  “……”

  其实不用这么着急的, 不过黎雅芙冲他点点头, “好,我等你。”

  江寒却没急着走,他走到她床边,黎雅芙看到他手抬起来又落下去,他好像想做点什么,可最终也没行动,他道“我走了。”

  “哥哥。”她叫住他。

  “怎么……”

  他话还没说完,她就一下子抱住了他,她搂住他的腰,然后拿起他的手放在头上,他的身体有片刻的僵硬,她抬头望着他的脸,在短暂的迷茫之后,她看到他嘴角慢慢弯起来,他的手在她头上揉了揉,似乎很满意。

  她又看到他眼底透着的那种亮色,让人惊艳的亮色。

  “路上小心。”她松开了他说道。

  “好。”他应了一声。

  他转身出门,黎雅芙看到他身影在门口消失不见,她不禁笑了笑,原来刚刚想做又没做的事情是想揉揉她的头。

  江寒走了之后黎雅芙打算眯一会儿,刚躺下就听到脚步声,她懒懒睁开眼扫了一眼,却见进来的是一个中年女人。这人长得黑黑的,脸上带着一种被岁月和生活磨过的沧桑感,然而身上却一身金子装饰,金耳环,金项链,金戒指。

  她看上去好像很贫苦,可是这一身的金饰又像是在告诉别人她很有钱。

  “你是……”黎雅芙问她。

  中年女人手上提了几根香蕉,她走进屋,将香蕉放在病床边的柜子上,问她“你是黎雅芙是吧?”

  “我是。”

  “那看来我没有找错。”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中年女人略显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是苏远的妈妈。”

  苏远?这个名字有点耳熟,黎雅芙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苏远就是拿刀伤了她的那个人,苏锦雪的弟弟,之前警察来找过她做笔录,提了一下这个名字。

  她是苏远妈妈?苏远是苏锦雪的弟弟,黎雅芙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眼,那她不就是苏锦雪的妈妈吗?

  “你找我有事吗?”黎雅芙问她。

  中年女人表情凄苦,“苏远伤了你真的很对不起你,你的伤好一点没有?”

  所以,是因为苏远伤了她特意来慰问她的?

  黎雅芙道“好一点了。”

  “好一点就好。”她重重的叹了口气,“苏远那个孩子从小就没有爸爸,我一个人拉扯他们两姐弟,又要工作又要养孩子,有时候根本顾不过来。那孩子从小也没被养好,性格有点内向,虽然平时不怎么跟人说话却也是个善良的孩子,如果不是那天喝了一点酒,他也做不出拿刀伤人的事情。”

  看来她猜错了,不是来慰问她的。

  黎雅芙没理她,中年女人又说道“我知道你受了伤,这件事确实是他的不对,他现在被警察抓了,说是私藏刀具故意伤人,要判八年,我为了养他们也一直没嫁人,以后我女儿嫁人了我身边就他一个孩子,他老婆大着肚子眼看孩子就要生了,要是他真坐了牢,那我们这个家就垮了。”

  中年女人说完竟开始哭起来。

  她这哭声让黎雅芙觉得有点烦,她直接问她“你究竟想说什么?”

  不料中年女人却突然噗通一声在她床边跪下,“你现在也好了一点了,能不能行行好写一份谅解书,警察说如果能征得受害者的原谅写一份谅解书可以减轻他的罪行,他可以少判一点。他是错了,但是现在也知道错了,上次我去看他,他一直跟我哭,一直说对不起你,那天他确实是喝多了酒,不然也不会出手伤人。”

  原来她此行的目的是让她写谅解书的。

  不过黎雅芙很疑惑,就算是故意伤人,她受的也是小伤,应该判不了那么重,她想起江寒说的他不会让她白挨这一刀,是不是哥哥还做了什么让他重判了?

  黎雅芙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见从门口又急匆匆走进一个人来,是苏锦雪。苏锦雪一进门看到跪在地上的中年女人,一张脸瞬间就沉了。

  黎雅芙觉得她那种表情就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一样,震惊,愤怒,耻辱,复杂的表情汇聚在她的脸上,有一种多年的努力都付诸东流的感觉,有好几秒的时间她竟什么反应都没有,就这么看着跪在地上的女人。

  也是在那一刻苏锦雪突然意识到,她从来没有变过,哪怕她努力了这么多年,哪怕她有了自己的存款,哪怕她在金融界也有了一定的成绩,可是看着自己妈妈,她觉得她好像从来没有变过。她依然是那个住在棚户区中,日日踩着脏水上学的苏锦雪,而她也永远成不了黎雅芙。

  苏锦雪闭了闭眼将那种无力的愤怒强压下去,她走上前将中年女人拉起来。

  “你在做什么?”她冲中年女人吼了一声,深吸一口气,放软了声音冲黎雅芙道“黎小姐,我妈妈打扰你休息了真的很对不起。”

  中年女人将手抽开,说道“你拉我干什么?你不管你弟弟的死活我可要管。”她说完又要向黎雅芙跪下,苏锦雪拉住她,她压着怒火冲中年女人道“你先跟我回去。”

  “我回去干什么?”中年女人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她又冲黎雅芙道“你就可怜可怜苏远那孩子吧,只要写一封谅解书就能救他一命,你就行行好吧!”

  她满口的那个孩子那个孩子,好像那个叫苏远的真是个孩子似的。

  白钧琰从门口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他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身后还跟着他妈妈以及黎雅芙的继母,只是他先一步过来,看到这一幕,他表情的复杂程度一点都不亚于苏锦雪。很快白钧琰妈妈和黎雅芙的继母也走到了门口,她们自然也看到了里面这一幕。

  张策是一直跟在白钧琰他身边的,白钧琰冲他示意了一下,张策走过去帮着苏锦雪将中年女人拉起来。

  苏锦雪看到几人出现,不禁愣了一下,她是认得白钧琰妈妈的,另外那个虽然不认识,但见她衣着得体,她猜想应该是黎雅芙的妈妈。被这些人一起看着,苏锦雪越发觉得耻辱。

  中年女人被张策和苏锦雪合力拉了起来,但她还在哭,她这种凄厉的调子真是听得人浑身难受。

  黎雅芙直接冲她道“谅解书我是不会写的,你以后也不用再来了。”

  黎雅芙这话落下,门口几人自然也都知道这中年女人来者何意了。

  却见中年女人表情僵硬了一下,随即问道“为什么?他真的已经知道错了,我这么大岁数了容易吗?还天天为他流泪,还有他老婆,他的孩子就快生了,你忍心看到那么小的孩子生下来就没有爸爸吗?”

  真是奇怪了,他的孩子没有爸爸,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苏远也是成年人了,成年人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喝酒也不是他可以犯错的理由。原谅罪犯是圣母的事情,可我不是圣母,他犯了错就该接受惩罚,谅解书我是不会写的。”

  中年女人大概不敢相信黎雅芙这么干脆就拒绝了她,她愣了半晌没反应过来。

  此时的苏锦雪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狠狠拽着中年女人往门口走,中年女人不甘心,哭嚎着扯着嗓子说了一句,“你怎么这样?有钱人都这么没有同情心的吗?有点钱却一点仁义道德都没有。”

  苏锦雪立马提高了声音制止她,“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此时白钧琰的妈妈和黎雅芙的继母都已经进来了,而那中年女人这才看到这几人,大概是被这么多人围观着哭泣不太好意思,她这才渐渐收住了哭声,不过口中又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故意让人听不清楚。

  苏锦雪看了一眼进来的几人,这才走到黎雅芙旁边一脸歉疚冲她道“黎小姐,关于我妈妈的事情真的很对不起。本来我早该来探望你的,但是手边一直有事没找到机会来。”她说完从包包中掏出两个厚厚的信封放在床上又道“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黎小姐能笑纳。”

  黎雅芙扫了一眼那信封,她挑眉问道“你也想要谅解书?”

  “没有,黎小姐不要误会,我不是来求谅解书的。黎小姐受伤多少跟我有关,这只是我的一点补偿,黎小姐说得很对,犯了错是该接受惩罚。”

  她面上歉疚的表情不像是作假,她给的两个信封都很厚,看得出来是真的想来道歉的,不过她受伤这么久了,加害者那边现在才来道歉,也看不出究竟有多诚心。

  “这钱你拿回去,判决还没有下来,等以后下来了,如果法院要判赔偿,你再赔给我也不迟,不然这钱我是不会要的。”

  苏锦雪沉默了一会儿将钱拿起来,又道“我就不打扰黎小姐休息了。”

  苏锦雪说完就拽着中年女人往门口走,走到门口又看了一眼白钧琰,明显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不过大概碍于有家长在场,白钧琰并没有回应她这眼神。苏锦雪明显有些失落,正要和那中年女人出门,万琳却开口叫住她们。

  “慢着。”

  两人闻言停下脚步,苏锦雪回头冲她道“阿姨还有事情吗?”面对万琳她的语气明显恭敬了不少。

  万琳一脸不客气冲她道“伤了人不来好好道歉就算了,还有脸找人求谅解书?”

  苏锦雪深吸一口气说道“这件事情我很抱歉,我真的不知道我妈妈会过来。”

  万琳却不想理会她,她看了一眼白钧琰说道“钧琰,雅芙受伤多少是因为你而起,要不是你把店给一些来路不明的人,雅芙也不会受伤。”她说这话的时候故意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苏锦雪母女,接着又冲白钧琰道“正好今天我和你程阿姨都在这里,你说吧,这件事要怎么处理,好给大家都有个交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