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38(1/2)
溺爱成瘾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谁要抢走我?”

  他听到声音低头一看, 就见她睁着迷茫的眼睛看着他,他有些内疚,“我弄醒你了吗?”

  “没有。刚刚你说谁抢走我,是不是白钧琰啊?”

  “……”

  他没回答, 黎雅芙见状便知道自己猜对了, 黎雅芙不想他担心, 她冲他道“要是白钧琰能抢走我,我怎么还有机会和哥哥在一起?我和他早结束了,而且我知道他想挑拨我和哥哥的关系, 我不会让他得逞的。”

  “好。”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背,“睡吧。”

  黎雅芙现在却没有睡意了,她挪过去, 一下趴在他身上,双眼中有亮色浮现。

  她问他“哥哥给我看过了, 哥哥要不要也看看我?”

  江寒没反应过来她所说的看是什么意思,下意识脱口问了一句, “看什么?”

  她没有回答, 直接用行动告诉他。此时她穿的是一件睡裙, 睡裙的领子开得很大,就见她突然扯着领子将衣服往下一拉,就像是动物蜕皮一样, 很快她身上那条睡裙就完全被她给蜕了下去。

  玉如般光泽感十足的玲珑身躯就这般呈现在他面前, 江寒猝不及防间扫了一眼,他顿时倒抽一口气。

  这个坏丫头又要闹什么?

  江寒急忙转开头, 目光不敢落在她身上。

  “你干什么?快将衣服穿好。”

  “哥哥为什么不看我?”

  江寒不敢看她, 摸索着她蜕下的裙子为她套上, 然而拉到她肩头, 她却握住他的手。

  黎雅芙小心翼翼试探着问“哥哥想要我吗?”

  这话听得江寒心脏猛然颤动了一下,他调整了一下呼吸冲她道“小乖,你先把衣服穿好。”

  她贴上来,将脸埋在他肩头,“我对哥哥来说这么没有吸引力吗?你为什么不碰我?你是不是只将我当成你的妹妹?”

  她想到上次她把他裤子都扒了他也无动于衷,而且他都没有生理反应。

  “告诉我哥哥,我想听实话,告诉我好不好?你为什么不愿意碰我,你是不是不爱我?”

  “不是。”他回答得很干脆,他把怀中的人抱紧,“我怎么会不爱你?”

  “那你为什么都不愿意碰我?”

  江寒对上她眼底的委屈感,就感觉心脏被狠狠戳了一下,他冲她道“我需要给你一点时间来了解我,我们多年不见,这些年我也变了很多,或许我变得和你记忆中的哥哥不太一样了。我们才相认不久,你还没有真正了解清楚我现在是什么样子,你需要把我了解清楚了再做出选择。”他顿了顿又道“所以,在你还没有真正了解我之前,我要给你留一条退路。”

  黎雅芙道“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还是我的哥哥。”

  “不一样小乖,你还没有真正踏进我的世界,你还没有了解清楚我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黎雅芙不是很明白,“我还没有真正踏进你的世界?为什么这样说?”

  “你以后就明白了,你需要了解我的还有很多,我们毕竟分开了九年。九年时间真的可以发生很多事情,我或许早已不是你记忆中那个哥哥了。”他在她额头落下一吻,“所以在那之前,不要着急做这些事情,万一到时候你发现哥哥其实一点都不好,我怕你会后悔。”

  她想说她怎么可能觉得哥哥不好,她们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哥哥一直对她爱护有加,什么好的都给他,不管他变成什么样,他依然是她的哥哥,她又怎么会觉得他不好呢?

  黎雅芙突然有个大胆的猜测,哥哥这么说是不是只想安慰她?其实他只将她当成妹妹,因为对她无限溺爱才同意做她的男人。

  他纵容着她,可是他也有自己的底线,并没有真正碰她,说到底他还是没有将她当成是他的女人。

  所以他不可能和自己疼爱的妹妹做爱。

  想到此处,黎雅芙试探着问道“如果有一天我喜欢上了别人,哥哥会同意我和他在一起吗?”

  这话将江寒刺了一下,他向她看去,“怎么突然这么问?”

  “就是好奇,想知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哥哥会怎么做。”

  这话把江寒给问住了,他低头望着怀中的人儿,她也看着他,大眼睛一瞬不瞬落在他身上,像是要将他心底那些邪恶的想法看个透彻。

  他将她的脑袋按在怀中,他顺着她的话想了想,若是真有一天她喜欢上别人了,她不喜欢他这个哥哥了,作为疼爱她的哥哥他会放手吗?他能割舍得下吗?他能看着这个一看到他就钻他怀中撒娇的小姑娘去别的男人怀中撒娇吗?

  只是随便想一想他都感觉像是割肉一样的疼,不管她将来和哪个男人在一起他都感觉像是家里白菜被猪拱,不管以后那个男人有多优秀他都已经觉得他面目可憎了。

  他许久没回答,黎雅芙抬头看他,问道“哥哥怎么不说话?”

  江寒闭上眼睛,他强忍下心头翻涌而上的难受,冲她道“如果他也喜欢你,如果你们很般配,我会让你去他身边。”

  这就是哥哥给她的答案吗?这么大方可以对她放手?

  看样子她猜得没有错,他当初答应和她在一起只是因为疼爱她,不想她难过,只是溺爱她,什么都满足他而已。

  他只将她当成妹妹。

  心里有些失落,黎雅芙靠在他的怀中道“我知道了。”

  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过几天我带你去个地方。”江寒突然对她说了一句。

  黎雅芙从他怀中探出头问道“去哪里?”

  “奥政金殿。”

  在去奥政金殿之前黎雅芙给韩文君打了个电话,她要出远门了,在走之前想和小姐妹一起聚一聚。

  韩文君正躺在床上看旅行杂志,她接起电话,那头黎雅芙冲她道“韩姐姐有没有时间出来玩啊?上次放我鸽子,说好了要补回来的。”

  “真是不巧了,姐姐现在跑国外了,得过几天才能回去。”

  “怎么又去国外了?这次去的是哪儿?”

  韩文君正好翻到一页介绍法国科尔马,她道“来法国来了,法国这边想合作,我和市场部的人过来看看情况。”

  “我哥哥要带我去拉斯维加斯了,本来想在离开前跟姐妹们聚一聚的。”

  “拉斯维加斯?”

  “是啊,奥政金殿你知道吗?我哥哥发家的地方。”

  那边韩文君沉默下来。

  “怎么了?”黎雅芙问道。

  “小雅芙,我跟你说,你要小心一点你哥。”

  “嗯?”黎雅芙很疑惑,“怎么这样说?”

  “虽然我的话你可能不爱听,但是你哥不是什么好人。”

  “……”

  黎雅芙更奇怪了,“你对我哥很了解吗?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好人?”

  “我不了解你哥,但是我了解卫一陵,卫一陵不是什么好人,你哥和卫一陵走得近,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怎么这样说卫叔叔呢?我觉得他对你很好啊。”

  卫一陵要比她们大十来岁,平时提起他为表尊重大多时候都叫的卫叔叔。

  韩文君嗤笑了一声说道“不管怎么样,你玩得开心。”

  “好吧,你也玩得开心。”

  挂断电话之后韩文君翻了个身,仰躺着一边看杂志一边吃着零食,她像一个宠物一样被关在这里,不过好似对她没什么影响,除了不能和朋友出门,她依然该吃吃该玩玩。

  黎雅芙挂断电话之后却有些疑惑,上次哥哥还让她多关心一下韩文君,可是韩文君却觉得哥哥不是好人,她想起白钧琰对她说过的话,他好像也说过江寒不是个好人。

  为什么他们都觉得哥哥不是个好人呢?不过她觉得没必要去在意别人的看法,别人觉得是别人觉得,只要她心里清楚哥哥是什么样的就行了。

  两天之后黎雅芙和江寒登上了去拉斯维加斯的飞机,奥政金殿是江寒的大本营,据说这里是内华达州最大的赌场,这里也是他发家的地方。来接机的是一个大个子黑人,他冲江寒恭敬打招呼,“rjohn。”

  江寒冲他道“廖总来了没有?”他用着一口非常流利的英文。

  大个子黑人道“已经到了。”

  黎雅芙随他一块儿出了机场,没想到机场外面还等了一群人,大概有七八辆车纵向排在路边,一群黑色西装的人整齐站在车边,见到他出来都恭敬的招呼了一声,“rjohn。”

  黎雅芙被这阵仗给惊到了,江寒倒全程都淡定自若,似乎已经习惯了这场面。有人为两人拉开车门,黎雅芙随着江寒坐进去。

  “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来接我们?”

  江寒道“因为我是rjohn。”

  “……”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面色平静,黎雅芙却从这句淡淡的像是陈述的话里听出了一股牛逼哄哄的感觉,似乎只是rjohn这个简单的称呼就足以让人心生敬畏。

  感觉哥哥好厉害的样子,内心竟涌起一种与有荣焉的激动感。

  拉斯维加斯又叫赌城,罪恶之都。奥政金殿就坐落在拉斯维加斯大道上,五层楼,修得金碧辉煌,屋顶还有两条赤金长龙盘旋,威严,奢华,真的就像宫殿一样。

  身后一群人簇拥着两人进去,里面是跃层式结构,一抬头就可以看到房顶,透明的玻璃天花板,顶上垂着一盏巨大的华丽吊灯。

  另有一群人站在大堂里迎接,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烫着卷发,穿着旗袍,她身边站着不少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又在这样一座颇具异域风情如宫殿般的建筑里,这样的穿着更具东方神韵。

  她长着一张鹅蛋脸,眉目寡淡,这样的眉眼并不像是一个大美人的眉眼,五官单独来看也并不出众,可是放在一起却很协调,再加一身旗袍搭配,这寡淡的眉眼也有一种特别的韵味。

  女人见到江寒,冲他恭敬颔了颔首,“江先生。”她用的是中文。

  江寒冲黎雅芙介绍,“这位是高琴,我不在的时候这边由她管理。”

@姝女有仙泉 . http://xcfhsj.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姝女有仙泉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