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既然对外宣称养病,自从来到温泉庄子之后,华静瑶便想做个安安静静的病娇美人。

就连皇帝和太后也免了她进宫谢恩。

未来一年,她计划中的外出活动,仅限于大皇子大婚。

大婚的日子就在下个月,到时昭阳长公主尚未显怀,只要离外命妇们远一点儿,完全可以遮掩过去。

而她到时画个病娇妆,再捧捧心口,蹙蹙眉头,就不信有人敢说她装病。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还不到一个月,华大小姐就要披挂上阵,重出江湖了。

“拿幂篱来!”

“拿披风来!”

“把熏笼里换上药草!”

大柱子闻讯而来,兴奋地原本转了十几圈儿,对于大柱子而言,唯美食与工作不可辜负,它珍惜每一次工作的机会。

沈逍冷眼旁观,抽冷子拎住大柱子脖子上的项圈:“今天有我,你不用去了!”

大柱子呜咽一声,眼泪汪汪看着华静瑶。

华静瑶无奈:“一起去吧。”

大柱子的尾巴要甩上天了,沈逍瞪他一眼,恶狠狠道:“老实一点!”

大柱子才不理他,大柱子现在有新主人了。

马车刚刚走到袁各庄口,就被村民拦了下来。

史甲搬出了永国公的名号,村民们好奇地看向那低垂的车帘,还有端坐马上的少年人。

是不是真是永国公来了,他们不清楚,但是离此不远有一座皇庄,却是真的。

一行人顺顺利利进了村子,果真如似玉所说,村子里闹哄哄的,村子正中的老槐树上,绑着两个人。

全都是赤着上半身,下在围了块遮羞的破布。

平安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沈逍,他扯着早已嘶哑的嗓子:“国公爷,国公爷,您可来了!”

如花一直护在两人身前,也被人踢了几脚,打了几拳,好在他跟着史丁吃了些苦头,否则今天早就撑不住了。

“郡主,您可算来了,呜呜呜。”

隔着车帘,华静瑶就听到了平安和如花的哭声,平安哭就哭吧,如花哭什么?

她想探头去看,沈逍把车窗堵得严严实实。

小艾看了一眼,就吓得缩了回来:“姑娘,平安和喜乐没穿衣裳,哎呀呀,奴婢会不会长针眼啊?”

马车外面,史甲、史丙和史丁,连同另外几名护卫,七手八脚用衣裳将平安喜乐遮住,但是并没有给他们松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