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哄:我的呓语症(宋祈年周岁礼)完结版小说阅读_热门的网络小说难哄:我的呓语症(宋祈年周岁礼) - 星辰小说 难哄:我的呓语症(宋祈年周岁礼)完结版小说阅读_热门的网络小说难哄:我的呓语症(宋祈年周岁礼) 难哄:我的呓语症(宋祈年周岁礼)完结版小说阅读_热门的网络小说难哄:我的呓语症(宋祈年周岁礼)

星辰小说

难哄:我的呓语症(宋祈年周岁礼)完结版小说阅读_热门的网络小说难哄:我的呓语症(宋祈年周岁礼)

长篇现代言情《难哄:我的呓语症》,男女主角宋祈年周岁礼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奕稚鱼”所著,主要讲述的是:【青春甜宠 娱乐圈 恋综 双向救赎】每天都要被媒体送上热搜这谁受得了?周岁礼怒气冲冲当着镜头面指着宋祈年鼻子骂,“你就不能老老实实做哥哥吗?”众人纷纷嗤之以鼻,哪里来的疯子,大明星居然能看上她。谁料宋祈年将她挤入墙角,“周岁礼,如果我只想跟你搞暧昧就好了,可是我太贪心了,我想和你一起回家,我想让你心里只有我,我想跟你有以后。”...

难哄:我的呓语症

阅读精彩章节

周岁礼睡了一小段,感觉车熄火后自己也恍惚醒来,宋祈年心想这姑娘倒是省事,也省的他费心思叫醒。”

还没到吗?

“这是徐女士十几分钟前给周岁礼发的消息,大概是着急了。”

刚到楼下“回完徐女士消息,周岁礼对卸掉安全带的宋祈年说:“饭应该是做好了,咱们上去吧。”

“我去,不太好吧,毕竟是你们家的乔迁宴。”

你以为宋祈年是真的不想去吗,他只是装可怜罢了。

“这有什么,而且你也跟着我耽误一下午了,快走吧。”

周岁礼这时候有点兴高采烈了,拿着大包小裹就往楼上跑。

关上后备箱的宋祈年望着她小跑的样子一阵偷笑,行,晚饭己经得逞了,温饱问题解决了。

到门口周岁礼没有钥匙,她低声嘟囔“是谁到了自己家还没权利开门,原来是我。”

边嘟囔边敲敲门,不知怎的,宋祈年发觉他就喜欢周岁礼气嘟嘟碎碎念这个模样,光是见了就不由想笑。

门马上就开了,开门的是顾涛,“顾叔叔。”

顾涛冲她笑笑,她便顺着门边像个鸭子一样蹦蹦跳跳的溜进去,丝毫没有管宋祈年的意思。

刚才还抱歉,现在就忘了他了是吧。

“顾叔叔。”

宋祈年朝顾涛点点头打了个招呼。

因为和顾西辞是多年好友,顾涛他自然也是认得宋祈年的。

“哎?”

顾涛往外探头,“祈年,怎么是你和小礼一起?

我儿子呢?”

“奥,顾西辞他今天下午有台手术走不开,让我去接的周岁礼。”

和长辈说话,宋祈年还是有点成熟稳重在身上的。

顾涛一把揽过宋祈年肩膀示意他进门,“这小子,平时不见人影,好不容易安排点小事也做不好,还要麻烦你。”

“叔你这就见外了,我跟顾西辞什么关系,这还分什么你我,再说我以前也没少去你们家蹭饭。

这次来比较意外,也没顾得上拿什么东西。”

宋祈年不好意思的笑笑。

“哎呀那有什么要紧的,以后不忙了就跟西辞一块回来,叔叔招待你们。”

顾涛见到宋祈年是真的打心底里高兴,拉着他坐在沙发上聊天。

宋祈年也不是看不出明白事的人,他知道既然顾涛重组了新家庭,自然以后也没什么机会来吃饭,都是客套话罢了。

他和顾涛聊天的空闲时不时听见从厨房那边传来周岁礼“咯咯咯”的笑声,宋祈年往那边看,瞧见周岁礼和她妈妈在厨房忙来忙去,也不知道什么有趣事能让她这么高兴。

今天周岁礼可没有在宋祈年面前笑过,怕是这一下午都要憋坏了。

说笑间,门外有人按门铃,宋祈年也没把自己当外人,首接走过去开了门,一看是顾西辞,他忍不住吐槽:“嗬,合着你们一大家子都没有钥匙是吗?”

顾西辞给了宋祈年一个白眼,对于他的到来他也不惊讶,“房子又不是给我买的,我哪配有钥匙。”

顾西辞低头换鞋。

说着徐女士将最后一道红烧鱼摆上了餐桌,又见顾西辞回来了,非常热情地招呼:“西辞回来啦,快洗手吃饭吧,正好做完了。”

“好嘞阿姨。”

在顾西辞眼里,这个叫徐黎的女人是作为他爸爸来说勤劳又大方得体的好伴侣,在他看来,徐黎对他这个不太亲的外来儿子绝对是嘘寒问暖、面面俱到,好的程度甚至不亚于他自己的亲生母亲。

只不过他觉得,虽然他妈妈己经跟别的男人有了新生活了,还是叫徐黎阿姨比较尊重一些,毕竟周岁礼也没开口叫他父亲爸爸。

他己经是个27岁的成年人了,不是对周岁礼的妈妈有什么芥蒂,而是觉得叫阿姨比较稳妥。

徐黎注意到了门口高挑的宋祈年,问道:“呃,这是?”

随着徐女士目光看去周岁礼才想起被她一进门就抛弃的宋祈年。

“妈,这是祈年哥,我哥朋友,今天也是他接我回来的,给我忙上忙下搬行李来着。”

周岁礼两个手指掐着排骨,嘴里泛着亮亮的油光在徐女士身后解释道。

“奥,这样啊,那麻烦你照顾小礼了,快坐吧,我去添双碗筷。”

徐黎这人平时就好说话很亲和,宋祈年听到这话,也不由自主礼貌笑起来,乖乖落座。

“祈年啊,是西辞大学期间认识的朋友,两个人一首很要好,以前还经常去我家里面蹭饭吃呢,哈哈。”

顾涛在餐桌上又向徐黎介绍起宋祈年,宋祈年虽然高兴,但也经不起总cue,嘴里肉都不香了。

“是吗,那你以后也经常来我们家吃饭,小礼喜欢吃糖醋排骨,西辞爱吃红烧鱼,你喜欢吃什么告诉阿姨,以后阿姨给你安排。”

说着徐黎还不忘给他夹两筷子菜。

“不用麻烦阿姨,我不挑食。”

周岁礼嚼着嘴边的排骨肉想,什么意思?

那就是说我挑食咯?

徐黎见顾西辞一首闷头吃饭,询问:“西辞,你怎么不说话啊,有什么事吗?”

“没有阿姨,今天做了好几台手术,太累了,累的不想说话。”

顾西辞确实看上去状态不佳,有点没精打采。

徐黎不忘也给他夹两筷子红烧鱼,补充道“现在的年轻人啊,压力可越来越大,做什么都不容易了。

哎对了祈年,你是做什么的啊?”

唉,徐黎这个年纪的妈妈,她餐桌用语能说什么周岁礼可太明白了,你多大了?

做什么工作?

年纪不小了谈对象没有?

结婚了吧?

父母身体怎么样?

周岁礼对于这种八卦问题见怪不怪。

“我...我就自己开了个咖啡店,做点小生意什么的。”

周岁礼猛然抬头,小生意?

就开了个咖啡店?

我看他那车很豪啊,咖啡店这么赚钱,以后我也去开咖啡店。

周岁礼暗戳戳的立志做好青年,不料这个抬头的大动作,大家吃饭好好的都注意到她了,徐黎用胳膊肘碰碰她问:“你干嘛?”

周岁礼见好几双眼睛都盯着她看,只好给自己找台阶下,“我那个,你给他们俩都夹菜,也不给我夹。”

顾西辞没忍住怼他的好妹妹:“这你还争宠啊。”

但是还是非常诚实的把一整盘糖醋排骨放在了周岁礼面前。

“都是你的快吃吧。”

“这下你哥把排骨都给你满意了吧,争风吃醋的怎么。”

徐黎对她这个宝贝女儿真无奈。

看来周岁礼这个食肉动物,爱吃排骨己经被人尽皆知了。

顾涛举起酒杯提议“来,今天是咱们家乔迁,祈年也刚好来了,我们碰杯庆祝一下。”

周岁礼喝掉杯里的果汁,终于也不再拘束放不开了。

“妈,我想问问你是怎么能那么损把家里搬的一干二净的,我去的时候就剩了承重墙,我还以为世上最好的妈妈只是让我回去简单的收拾一下我是不是还有什么遗漏的没搬,结果我的东西一样也没顺便搬到这!”

徐黎这就得为自己辩解了,“我说周岁礼,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要我给你收拾东西啊,我己经很大发慈悲的把咱们公用的东西搬来了好吧,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好妈妈。”

周岁礼被噎的说不出话反驳,朝徐女士竖起了大拇指。

宋祈年笑,原来,重组家庭看上去也可以不那么糟糕。

饭后,周岁礼和徐女士在厨房刷碗,顾涛在忙前忙后收拾桌子。

宋祈年也想站起来帮帮忙,被顾西辞一把拉回来,他疲惫又低沉的说:“你不是喝酒了吗,不好开车,今晚跟我挤挤?”

小说《难哄:我的呓语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