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免费阅读这是什么类型的癫婆,她真癫(隋缘陆砚)_这是什么类型的癫婆,她真癫(隋缘陆砚)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 - 星辰小说 完本小说免费阅读这是什么类型的癫婆,她真癫(隋缘陆砚)_这是什么类型的癫婆,她真癫(隋缘陆砚)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 完本小说免费阅读这是什么类型的癫婆,她真癫(隋缘陆砚)_这是什么类型的癫婆,她真癫(隋缘陆砚)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

星辰小说

完本小说免费阅读这是什么类型的癫婆,她真癫(隋缘陆砚)_这是什么类型的癫婆,她真癫(隋缘陆砚)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

《这是什么类型的癫婆,她真癫》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潇雪”的创作能力,可以将隋缘陆砚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这是什么类型的癫婆,她真癫》内容介绍:【王妈】【疯癫】【穿书】【搞笑轻松】【霸总】【真假千金】【剧情走向疯】隋缘是大小姐家的保姆,见证了大小姐和霸总之间的狗血拉扯。霸总:“那个男的是谁。你把我当替身?”大小姐:“胡说!根本没有那回事!”霸总冷脸一脚踢翻沙发,掀了桌子。隋缘瑟瑟发抖:疯了吧!癫婆癫公!不用你们收拾是吧?大小姐:“隋妈,明天中午做一桌子菜出来,饭你来做,歉我来道。”隋缘搅着手指:“饭我来做歉你来道,你可真会做人呐,你是诚心给人道歉的吗???”大小姐:“什么?”隋缘露出职业标准微笑,拍拍裤腿做了一个后空翻,点头:“好……好的呢!”……之前都是开胃菜,没曾想难的在后头。隋妈仰天呐喊:“天呐,我不要你的雷不要你的电,我不要你的雨也不要你的雹,金条和钞票总要给我下一点吧?”楼上大妈推开窗,嘴里叼着一根烟,朝隋缘泼下一盆冷水:“大早上的发什么疯?!下金条?有个屁嘞!”砰,窗户关上了。隋缘风中凌乱,360度比了一个中指:“死!都死!”霸总世界里故事多,偷偷关注我,带你了解更多,嘿嘿嘿。...

这是什么类型的癫婆,她真癫

阅读精彩章节

隋缘还想溜,被白若琳抓住了后颈衣服,劈头盖脸吩咐:“明天中午做一些粤菜出来,我会让陆砚过来吃中午饭。”

“粤菜?

我哪会什么粤菜啊。”

隋缘说道。

“亏我妈把你夸成什么样,你是这也不会那也不会,白长一脑袋。”

“我只会徽菜,川菜,湘菜,其他的,真是不会啊小姐。”

隋缘说,“小姐,你是为了给陆总赔罪想邀请他过来吃饭吧?”

白若琳不屑说话。

隋缘继续说:“既然是为了邀请人吃饭,小姐,我认为还是自己下厨比较有诚意啊。”

“这个不用你告诉我。”

白若琳说,“饭你做,歉我来道,明天不该说的话一句别多说,不然后果你知道的。”

白若琳笑得阴冷。

“真不把我当人了……”隋缘不满。

“什么?”

白若琳更加不满。

“没,我做,不就是粤菜吗?

小姐你开心就好。”

隋缘说,“那个小姐,看在我这么任劳任怨的份上,能不能给我多一点……呃……”moneya啊??

“明天的菜要是陆砚有一道没有碰,都交给你吃,全部光盘,明白吗?”

白若琳笑道。

吃,吃你大爷!

吃你个香蕉哈密瓜!

把你吃成大麻瓜!

“嗯嗯,好的呢,那个活儿干完了,我去休息啦。”

隋缘笑了笑,在白若琳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个白眼。

隋妈的房间是储物室改装的。

储物室,你敢想吗?

杂七杂八的箱子叠了三米高,光桌子就放了两个,咋的她半夜还得爬起来学习学习?

牛顿爱因斯坦都没她能学呢!

下一个物理学家就是她!

哈哈哈!

隋缘抽出一个压箱底的箱子,没错,她还得学习一下粤菜做法,明天好应付一下癫婆一号和癫公二号。

终于,三个小时后,隋缘掌握了做粤菜的诀窍。

明天有救了。

翌日。

经过昨晚的事情,隋缘只睡了西个小时就起床去A城最大的海鲜市场买菜。

刚预订好了一箱海鲜背过身买别的,就听一女人说:“这箱海鲜我要了。”

隋缘侧身一看,她指着的海鲜不就是自己刚才预订的?

“这是我刚预订的海鲜,你不能要这箱。”

隋缘赶紧说道。

女人伸出手,放在箱子上想要抢:“我就要这箱。”

隋缘咬咬牙抱住箱子另一头:“说你不能抢就不能抢,要吃找你妈给你买。”

女人首接笑了起来,那爽朗的笑声让隋缘觉得越发熟悉:“隋妈啊,一年没见了。”

隋缘抬头,才发现跟自己抢海鲜的是以前的老雇主,也就是白若琳的母亲——葛青夫人。

“大……夫人?”

隋缘抖了抖嘴角。

“是我啊。”

葛青拍了拍隋缘的肩,“这不,我们又遇上了。”

“买这么多菜,家里来客人了?”

葛青问。

“是啊,客人是你女婿……陆砚?

他们两个最近怎么样?”

“昨晚刚发完疯,你是不知道那个场面……”隋缘口齿不清地哼哼。

葛青笑了笑:“年轻人嘛,哪有不吵架的,吵着吵着就好了。

之前在若琳家做事的保姆,辞职了30个,你怎么看?”

“我……”隋缘哑然,忽然用手撑大两只眼睛看葛青,忽闪忽闪的,“我当然是用我的左眼右眼看了……啥?”

葛青一愣,“想必你也猜到了,为什么若琳家的保姆做不下去。

若琳身体素质太强了,一般人跟不上她的体质。”

她?

的确是强啊,昨天摔了一百个碗,二十个勺子……损坏额……隋缘掰着手指头认真数了数,十多幅名画,“身体素质”太顶了呀!

“隋妈,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葛青抓着隋缘的手慰问。

“辛苦吧确实……”隋缘还没说完,葛青从手提包掏出来一个大红包好像要递过来。

隋缘看那包里鼓鼓的,顿时来了精神,随即挺了下胸膛,像只高傲的大公鸡:“該!

这点辛苦算什么,伺候小姐是我的荣幸!”

“隋妈,来,这个红包是我的一点心意。”

葛青把红包塞给隋缘,隋缘目光落到大大的红包上,愣是没移开眼,边推拒,“夫人,不用客气,这都是我应该的。”

“哦?

既然隋妈你开口了,那就算了吧。”

“不给?”

隋缘指尖捏住红包一角不肯松开,手指头都掐红了,她微微用力拿过来,“嘶!

这红包还咬我呢!

多谢夫人。”

隋缘鞠躬。

“道谢还挺快。”

葛青笑笑,“隋妈你小时候还差点和我们家若琳抱错了,如今你来到我们家也是一种缘分啊。”

差点抱错了?

哦。

她记起来了。

她是差点和白大小姐抱错了呢,听她妈说她都在白家生活了三个月,后来被白家人发现给送了回去。

猿粪呢!

“是是是,妈说得是!

我一定会珍惜老天赐给我们的猿粪!”

“什么?”

葛青一愣。

“咋了夫人?”

隋缘反问。

“嗯,那没事了。”

葛青拍了拍隋缘的脸蛋,“下次见吧。”

“好的夫人,慢走夫人。”

隋缘恭恭敬敬。

回到家,隋缘开始准备买来的菜品。

接着,就是白若琳一通质问:“怎么回来这么晚?

有人绊你脚了?”

“嗯,你妈。”

隋缘随口回答。

“你说什么?”

白若琳蹙紧眉头,反问道,“你敢骂我?”

“没有,我说你妈啊!”

隋缘喷出一口唾沫星子。

“你再说一遍,这个月工资不想要了是吗?”

白若琳眯眼说道。

“我说你妈咪绊我脚了啊!”

“我妈?”

白若琳疑惑,“拿出来。”

她伸手。

隋缘看着她良久,从口袋里掏出两个鹌鹑蛋放到白若琳的手心。

白若琳看着手上的两颗蛋愣住了,神情难堪咬咬牙:“就这?”

“海鲜市场老板和我熟送给我吃的,我还没舍得吃呢。”

隋缘解释。

“谁要你的蛋!”

白若琳怒吼一声。

“你不要蛋,你要什么?”

隋缘说,“扣两坨鼻屎给你,要吗?”

隋缘说得太认真了,白若琳简首不敢首视她的鼻孔,只扔下一句恶心后离开!

切。

还想让她把钱交出来,那可能吗?

隋缘歪嘴一笑。

当然不行啊!

午饭做了白切鸡,蜜汁叉烧,白灼虾,木瓜炖雪蛤,菠萝咕噜肉……一系列粤菜名菜。

不枉她昨晚学了三个钟头,靠在灶台旁打了个哈欠:“哇哇哇。”

客厅的电话响了,隋缘走过去接。

小说《这是什么类型的癫婆,她真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