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公主为何一心修真扶崖扶蓉_公主为何一心修真(扶崖扶蓉)完结版小说 - 星辰小说 热门小说公主为何一心修真扶崖扶蓉_公主为何一心修真(扶崖扶蓉)完结版小说 热门小说公主为何一心修真扶崖扶蓉_公主为何一心修真(扶崖扶蓉)完结版小说

星辰小说

热门小说公主为何一心修真扶崖扶蓉_公主为何一心修真(扶崖扶蓉)完结版小说

主角是扶崖扶蓉的精选古代言情《公主为何一心修真》,小说作者是“戏作三昧”,书中精彩内容是:作为大宁王城里最闲散的公主,扶崖不爱琢磨心术权斗,一心只爱修仙,可没成想第一日去书院便被刺杀,稀里糊涂地死了。重生之后,对于上辈子到底怎么死的,扶崖是一点头绪也没有,思虑片刻还是决定:先修真再说!反正刺客总会送上门来,只要永不踏入书院一步,便可避免重蹈覆辙了嘛。哪知事与愿违,一次次的胆战心惊之下,掩埋着另外一段前尘往事,原来公主并非公主,而扶崖之所以非死不可,只起源于一个荒谬而又无奈的咒。情为枷锁,缚人一生,究竟是福是祸?(成长型女主,微挂件男主)...

公主为何一心修真

阅读最新章节

扶崖眼看瞒不过,又担心他们二人动起手,便老老实实地走了出来。

那男子眯起眼打量着扶崖,发觉她身上并未穿制服,便知应是哪家贵女,神色缓和了些:“可是在后山迷了路?”

见男子询问,扶崖轻轻点头,又装作楚楚可怜的模样,走近了些:“小女本是来清渊堂寻家兄,可不知怎么入了此处,半晌一个人也不见。

索幸遇见了公子,还真是幸运。”

闻言,那男子似是被逗笑了,弯起了眼睛:“那便正好,我与师弟也要离开后山,姑娘若不嫌弃,可与我们同去。”

扶崖宛若遇到了救星,喜不自胜:“那自然愿意。”

一路上,扶崖一边留心看路,一边也留意着前方的男子。

方才太过紧张,竟没有细细留意他的样貌,而此刻他在前面走着,自然也只能望见一个背影。

扶崖好生懊恼,决心下了山要好好答谢人家。

这边扶潇鸣下了学,早不见了妹妹,大惊失色,急得把清渊堂翻了个遍,却是一点儿人影也没见得,正发愁,远远地看见有人走了过来。

那黄衫女子,不是扶崖可是谁?

可她怎么跟天落展混到一起去了?

扶潇鸣皱眉,赶紧迎了上去。

此时天落展也看到了二皇子,才发觉身后女子应是某位公主,心下一惊,面上却如古井无波,声色不动。

“见过二皇子,见过公主殿下。

方才眼拙未认出公主,还望恕罪。”

天落展一如方才礼数周到的样子,微微躬身向扶崖行礼。

扶潇鸣赶忙上前:“天公子不必多礼,是阿崖给你添麻烦了……”扶崖走到二哥身后,见二人寒暄,不免得空打量起天落展。

他应是世家公子吧,可身上却没有那股富贵懒散劲,一身青袍穿得端端正正,抹额也系得一丝不苟,给人感觉太过正经。

再往上瞧他眉眼,却不似先前一板一眼。

那眼睛生得如同狐狸一般,眼尾上挑,笑起来仿佛在勾人的魂魄。

眼睫密密地覆下来,像是把小扇,轻轻扇着就拨动了心弦。

扶崖看得发呆,魂魄被勾去了也没发觉。

首到被扶潇鸣拎着耳朵数落,才知道嗯嗯啊啊喊疼。

“你做什么,不会轻一点儿啊!”

扶崖吃痛,撅起嘴不满。

扶潇鸣歪起嘴笑笑:“现在知道喊疼,眼睛都快掉人家身上了,我都替你害臊……”被二哥调侃,扶崖依旧我行我素:“生的好看,多看几眼怎么了?

又不是姑娘家,看多了要负责的……”扶潇鸣说不过这张嘴,自讨没趣,摸了摸鼻子,想起什么似的:“那你可知道,被你一首盯着的是哪家公子?”

扶崖不知,好奇地摇了摇头。

“那可是天凌少主,天落展。”

“好,我记下了。”

扶崖一脸得意,望着天落展远去的背影笑得花枝乱颤,全然不顾身边的扶潇鸣一脸无奈,绝望地扶住额头,悔恨之意不绝。

“你……当真?”

扶潇锦怎么也想不到扶崖属意之人竟是天落展,一时之间愣住了。

良久,他又端起茶盏,呷茶不语,像是在沉思。

扶崖不明所以,双手撑着下巴:“怎么,不可以吗?

方才太子哥哥不是还盼望着我赶紧嫁出去嘛,怎么眼下竟沉默起来?”

“寻常家的公子也就算了,这天凌宫……”扶潇锦担忧地看了扶崖一眼,“你何时与他相识的,我竟不知。”

“那日随二哥在清渊堂,见过一面。”

“只一眼,就非他不可了?”

扶崖点头,垂下眼:“是。”

“既如此,我会向父皇进言。

正巧最近天凌宫主也在王都,若是趁此机会把婚事定下来,也不失为一桩美事……”屋内茶香氤氲,热气蒸腾,扶崖跪在榻上,不去看扶潇锦远去的身影,只是觉得造化弄人,有些可笑。

如果前世,能安然嫁入天凌宫,或许也不会有之后的事了吧。

可天落展是那样一个人啊,不值得你扶崖喜欢。

前世的扶崖,错过试炼大会之后便一首闭门不出,谁也不见。

偶然有次在御花园散步,恰巧碰见了天落展跟几位同僚交谈着,他们在园中大声吵嚷,不避旁人的样子。

之前一别,扶崖便惦念上了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天凌宫少主。

虽之后也时常偷跑去清渊堂,但也只是失望而归。

而那时婚事正商议着,天凌宫主虽未明确答复,可婚事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真羡慕你啊,这样一来,天凌宫也算是跟大宁皇族沾亲带故了,以后也不是白乐宫一家独大……哎你们说,那个扶崖公主到底长什么样子啊……怕不是个丑八怪吧,才急匆匆嫁人的……”扶崖本来就心情欠佳,如今见有人再背后编排自己,当下气血上涌,正准备上前理论,却听见天落展一脸不耐烦地制止了流言。

而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叫人心口寒凉。

“公主?

扶崖她当真是大宁公主吗?”

扶崖上前的步子一滞,感觉浑身的血都凉了下来,不知所措。

天落展见众人皆是惊讶,笑了笑,眼中似有不屑:“大宁宫中都在传,扶崖公主并不是皇上的亲生子。

况且她母妃早逝,死无对证。

什么大宁王族要跟天凌宫联姻,怕是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想拿冒牌货来应付我吧!”

冒牌货,野女人生的贱胚子。

扶崖不是一次被人这么说过,可是如今又听到这么叫她,却是前所未有的心痛。

这是十七年来所受的冷嘲热讽,如同潮水般袭来,将她裹挟,将她淹没。

原本以为忘却了的,又在此刻回忆起,变成了一把锋利的刀,毫不留情将她捅个对穿。

她向来是不介意旁人怎么诋毁自己的,向来是对那些流言蜚语嗤之以鼻的,可为什么偏偏这种话是从你的口中说出来的?

扶崖几乎是立刻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刚出御花园便跑了起来,身上的斗篷被风吹掉,刺骨的寒冷席卷而来。

父皇难道也不喜欢我吗,只把我作为一颗联姻的棋子,甚至在别人眼里是一颗没用的棋子。

扶崖己经忘记那天是怎么回到潇岚阁,又是怎么歇斯底里,说什么也不要嫁去天凌宫的。

如今的扶崖,早就对天落展没了那种感情。

反正当初自己也不过是瞧他生的好看,不知怎么就鬼迷了心窍,非他不嫁了。

现在的天落展对于扶崖来说,不过是一个工具,用以解除那夺走她性命的咒术。

毕竟天凌宫可是最精于测算、咒术这类“旁门左道”的。

若顺利的话,自己身上的咒术,不消劳烦他人便可迎刃而解。

扶崖摩挲着茶盏边缘,面上露出了餍足的神色。

不是瞧不起我么,等我进了天凌宫,叫你们从此无一天宁日。

小说《公主为何一心修真》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