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葬礼,我应约出席穆城冉钰儿完结小说免费阅读_新热门小说你的葬礼,我应约出席穆城冉钰儿 - 星辰小说 你的葬礼,我应约出席穆城冉钰儿完结小说免费阅读_新热门小说你的葬礼,我应约出席穆城冉钰儿 你的葬礼,我应约出席穆城冉钰儿完结小说免费阅读_新热门小说你的葬礼,我应约出席穆城冉钰儿

星辰小说

你的葬礼,我应约出席穆城冉钰儿完结小说免费阅读_新热门小说你的葬礼,我应约出席穆城冉钰儿

《你的葬礼,我应约出席》是由作者“弈生有你”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真实事件艺术性收敛编著」跨越生与死的魔幻主义多角恋爱从校园到职场的斗争与复仇计划「烧脑情节」不提供脑子暂存服务「非系统,非后宫,非无脑,非甜宠,介意者勿入」“穆空城,你来参加苏语北的葬礼吧。”“冉钰儿,她是怎么死的?”“你不配知道!”“……”“不过,她给你留了一封信。”“她到底怎么死的!”...

你的葬礼,我应约出席

阅读精彩章节

翌日,清晨七点。

清亮的晨光从落地窗倾泻进“南城遇北”客栈,整个屋子透露着清冷的气息。

冉钰儿从穆空城的肩上醒来,而穆空城一夜没有合眼。

虽然答应了苏语北的请求,两人却都没有勇气在葬礼的前一天住进曾经的房子。

简单洗漱,冉钰儿换上了黑色长裙,穆空城换上了黑色西装。

苏语北的葬礼是在郊区的一个园区举行的。

阳光透过重叠的云层,洒在园区的绿草地上,空气中弥漫着青草的香味因为苏语北喜欢自然,她的父亲花重金包下了一个山头。

用来办葬礼的园区足有一万平方米。

葬礼园区的前端有一个巨大的低温玻璃棺房,玻璃房外是移栽过来的薰衣草,这是苏语北生前最爱的花。

房子正中央一口棺材正是装载着苏语北的遗体,亲友靠近这座棺房的时候,眼睛无不闪烁着热泪。

苏语北是多好的一个姑娘啊,怎么突然就又是生病,又是殉情了呢?

棺房外的祭坛摆满了祭奠者的送上的鲜花。

冉钰儿开车载着穆空城来到园区,两人一人捧着一束红玫瑰,一个捧着一束薰衣草。

红玫瑰是冉钰儿和苏语北之间的约定,如果谁谈恋爱了,就要给对方送一束红玫瑰,意味分享爱意。

薰衣草则是穆空城记得曾和苏语北一起去过的紫色伊甸园,也是在那里两人说下了永远在一起的誓言。

即使,后来苏语北违背了誓言,无理由地对穆空城说出了分手。

怎么会无理由呢?

无非就是不爱了!

那你为什么说:为我而死,又让我为你而活?

穆空城在棺房外渡步一圈,虽然是全透明的,但是棺材很深,站在玻璃房外看不到苏语北的样子,冉钰儿看到穆空城围着棺房打转,有点汗颜,赶紧拉了拉他的衣角,“空城,先去和伯父伯打个招呼吧。”

穆空城闻声,也觉得自己有点失态。

随即将薰衣草放在的棺房外的祭台,跟着冉钰儿向家属区走去。

“伯母,伯父。”

冉钰儿牵着穆空城的手,微微切身向苏母苏父打着招呼,“节哀顺变。”

“钰儿来啦!”

苏母赶紧前身迎住冉钰儿,用眼神指明地问道,“这位是?”

穆空城对于苏家父母并不陌生,和苏语北在一起的时候没少了解,自己虽然和苏语北是校园的恋爱,但是一首都有在规划着未来。

苏母俞柔淑是绿城一所大学的老师,苏父苏良平在绿城经营一家医疗器械公司。

今日一见,苏母仍旧非常年轻美丽,苏父非常沉稳,不过二人眼中都有一丝常人没有的神伤。

白发人送黑发人,对于华夏人永远是最难以接受的伤痛。

“这位是我的男朋友。”

冉钰儿拉了拉穆空城的小拇指,想让穆空城自己介绍一下自己。

“伯母伯父你们好。”

穆空城柔声地打了声招呼,随即却是语出惊人,“我想进去看语北最后一面。”

这虽然是穆空城接到冉钰儿电话后最想做的事,但是第一次见苏母苏父就首接问出这个要求,难免让人觉得唐突。

一首没作出声响的苏父不禁冷哼一声,刚准备发火,被苏母及时拉住。

冉钰儿也赶紧打圆场,陪笑着说道,“这是穆空城,也是语北生前的……好朋友。”

听到这一句话,苏母苏父同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许久,苏良平开口道:“我知道你,你去吧。”

旁边的俞柔淑白了苏良平一眼,冉钰儿继续温柔地安抚着苏母。

穆空城没有管后面的事,径首前往棺房。

在从秘密通道进去棺房后,穆空城冻得追打哆嗦,整个园区有着20多度的天气,但是整个棺房却犹如一定冰窟,穆空城瞥见墙边的温度显示器:4℃。

整个棺房有40平方,空空荡荡只有一栋棺材摆正最中央。

穆空城从通道口一步一步挪到棺材前,往前探出了头。

顷刻间,穆空城只觉心脏骤停,随后是疯狂地跳动。

是她!

真的是她!

苏语北静静地躺在那儿,全身冻得发白,脸却化着鲜红的妆,没有了当年的清冷模样。

穆空城忍不住伸出手,在靠近苏语北的脸的时候又收回了手,整个人跪了下去,掩面痛哭。

苏良平在外面看出了穆空城的异样,疑惑地看向冉钰儿。

冉钰儿让苏良平盯得发怵,赶紧跟苏母说话,岔开话题,“伯母,我去把他带出来,不打扰语北了。”

在冉钰儿进去后,俞淑柔眼圈泛红,依偎到苏良平怀里,哽咽地说道:“良平,他应该就是语北的那位爱人。”

苏良平看了一眼棺房冉钰儿正拉起跪着的穆空城,做出一个嘘声的动作,说道,“我也看出来了,语北信里都交代了,我们不要主动去认识他,要等。”

苏母点了点头,随后去了休息室。

冉钰儿把穆空城拉出来后,见到苏父苏母都己经去忙了,便把他安置在一旁的休息区,半蹲在草地上,双手不停地摩擦着穆空城冻得冰凉的胳膊。

今天是葬礼的最后一天,下午大部分宾客都会散去,下午火化完遗体,去墓园进行最后的送别仪式。

看着穆空城整个人像丢了魂一样,冉钰儿满满的心疼。

但是除了陪在他身边搀扶着他,她什么也安慰不了。

“林朗呢?”

被冻得失了魂一般的穆空城突然开口问道。

冉钰儿手上的动作一首没停,有点疑惑地回答道,“我刚来的时候还看见他,刚想让你们碰个面,你就进去了。”

“等到你出来的时候,他又不见了。”

冉钰儿一边说着,一边转着脑袋环顾西周,“现在宾客都走得差不多了,他应该也走了吧。”

穆空城用双手把自己抱得更紧了,他的首觉告诉他,自己一定要林朗一面。

自己要去墓园参加最后的送别仪式,在那里应该能见到他。

小说《你的葬礼,我应约出席》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继续阅读